第十二章 打脸年代重生女

  林安杰被打的哭了起来,哭声细细碎碎的,声音不是很大,可却分外的惹人心疼。
  王翠花有点心疼,她拉了林爱国一把。
  林爱国甩开王翠花的手脸色铁青的指着林安杰道:“行,一会儿我就去苏家问问,这钱到底是不是苏志强给你的。”
  他这么一说,林安杰是彻底的知道害怕了。
  她一边哭一边扑通一声跪下了:“爹,是我拿的,是我拿的。”
  林爱国抬脚,他想一脚把林安杰踹开。
  可抬起脚却又狠不下心了。
  “这钱不够。”
  林爱国把手里的钱摊开:“你把钱都弄哪儿去了?”
  “我,我花了。”
  林安杰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说另外一些钱在安宁那里,她现在只能认这个栽:“我买东西花了。”
  可林爱国却不是这样轻易就能糊弄过去的:“东西呢?”
  “我,我……”
  林安杰说不出话了。
  林爱国知道她又撒谎了。
  “行,钱花了是吧,你既然拿不出剩下的钱,就从你的嫁妆里扣吧,本来苏家给的彩礼我都想折成嫁妆让你带过去,可现在不行了,你拿的这些钱我就从苏家送来的彩礼里头扣,扣完剩下的才是你的嫁妆。”
  “不行。”
  林安杰猛的站了起来:“我……不能扣我的嫁妆。”
  林爱国瞪了她一眼:“你偷了钱还有脸跟我讲条件,告诉你,不扣嫁妆是绝对不可能的,你要是再敢瞎胡闹,我就把你所有的嫁妆都扣下,让你光着身子去苏家。”
  林安杰是真给吓住了,缩缩脖了再不敢说话。
  可她的心里充满了恨意。
  她想着等将来苏志强发达了,她一定要为今天所受的委屈讨回公道,到时候不管是爹娘还是兄弟求她,她都不会答理。
  “行了,回屋睡觉吧。”
  王翠花看林爱国火气渐消,赶紧推了林安杰一把:“你以后孝顺些,别老惹你爹生气。”
  林安杰低着头没答应什么,快步进了屋子。
  安宁一直在她的房间里边听外边的动静。
  听着堂屋里一片安静,她就知道林爱国夫妻还有林安杰应该都回屋睡觉了。
  她又等了一会儿,才在屋里的墙洞中掏出一卷钱来。
  这些钱正是林安杰放到她房间里企图陷害她的那些钱。
  安宁把钱拿出来数了数,随后就笑了。
  这钱还不少呢,得有八十多块钱呢,可见林安杰为了害她可真下了血本呢。
  不过现在林安杰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不但没害成她,反倒把她自己给折进去了,这些钱,可就白白便宜了安宁。
  安宁数完钱就把这些钱锁到抽屉里。
  她早先盘算过要想办法挣点钱,只是她没本钱,又成天在学校学习,根本没有时间去做活,所以只能放弃。
  而现在她手里有了些钱,完全可以做点小本买卖。
  眼看着马上就要过年了,安宁就想着趁年前放假的一段时间赶着挣点钱,她得攒一点本钱,等明年高考过后,她打算出去转转,顺便寻找商机把大学三年的学费给挣出来,如果碰到好时机,或者能挣出在京城买房的钱来。
  另外,安宁还惦记着一件事情。
  她在原主的记忆中得知了一件事情。
  前世,安宁高考过后林家遇到一件事情。
  林爱国那个时候为了多挣点钱,跟着村子里的人去市里打工,他去的是工地,干的是瓦工。
  林爱国去干了一段时间,倒也挣了些钱,可是他运气不好,一次干活的时候从房顶上摔了下来,把腿给摔断了。
  工头一看这种情况当下就跑了,说什么都不给林爱国看病。
  林家没办法,只好自己掏钱给林爱国治,林爱国摔的挺重,县里的医院都不行,只能在市医院住下。
  住在市城开销特别大,并且林爱国的医药费也不是一笔小数目,林家为了筹钱,真的是特别的费力。
  那个时候林安杰其实挣了一些钱,王翠花过去跟她借钱的时候,林安杰却是一通诉苦,一直说苏家穷,她没钱什么的,一分钱都没借给王翠花。
  那个时候,为了给林爱国治病,高考落榜的原身只能嫁了人,拿着婆家的彩礼钱给林爱国做了手术。
  而原身嫁的那个人,还是林安杰给介绍的呢。
  想到这些记忆,安宁就打算夏天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,一是要防止林爱国出事故,二是要早点攒下些钱,万一林爱国还是逃不过,到时候也有足够的钱给他看病。
  安宁想了一会儿就躺到床上睡着了。
  因为睡的晚,第二天安宁醒的也晚,醒来之后就闻到一股香味。
  她穿了衣服出去,就看到堂屋里已经摆好了饭。
  安宁吃过早饭在外边转了一圈,回来之后就帮着王翠花做活。
  到下午的时候,王翠花给安宁烙了饼,又装了一罐头瓶咸菜,还给了她十块钱,让她在学校多吃点好吃的。
  安宁并没有推让,她接了钱,把包装好了就去上学。
  之后一直都是平平静静的。
  安宁在学校里埋头学习,另外,她还特别注意和同学搞好关系。
  最要紧的一点,安宁说话行事一切都向原主靠拢,绝不让人看出丁点的不对来。
  时间过的特别快,一晃眼就到了林安杰和苏志强结婚的日子。
  婚礼头一天安宁请了假回家。
  这天,林家院子里特别的热闹,一家一院的亲人都过来了,好些都是来给林安杰添妆的,另外还有一些帮忙的。
  安宁背着包一路打招呼,很快就进了屋。
  她把包放到床上,从包里拿出一对枕巾。
  捧着枕巾,安宁进了林安杰的房间。
  林安杰和几个同村的姑娘正坐在床上看她明天要穿的红衣,见安宁进来,她的脸色有一瞬间不好,可随后,林安杰脸上就堆满了笑意:“安宁,你啥时候回来的,累了吧,赶紧坐下歇歇。”
  安宁脸上也带着笑,温温柔柔的叫人心生喜爱:“我才刚回来,我在镇上给你买了一对枕巾,你记得放到箱子里。”
  安宁拿着的是一对大约色的绣着鸳鸯戏水的枕巾,枕巾很好看,用料也特别好,一看就不便宜。
  林安杰的几个小姐妹看到这对枕巾就特别的羡慕,一个个的只说安宁好,又对着林安杰好好的把安宁夸了一通,让林安杰更加气闷。
  安宁放下枕巾站了一会儿就走了。
  她并没有进屋歇着,而是帮王翠花招待客人。
  安宁忙的团团转,而林安杰却坐在屋子里连面都不露。
  来的这些亲朋哪个心里没点数,谁心里不把安宁和安杰做比较,都觉得安宁好,觉得安杰性子太差,又懒脾气又不好,比不上安宁一星半点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