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V173】腹黑肥仔,霸气婉婉

  俞婉说服燕九朝的过程并没有那么顺利,按照俞婉的原计划,她带上茯苓、紫苏、江海,与阿畏家人上路,燕九朝留在莲花村等她消息。
  燕九朝撸着腿上的小雪狐,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他们让影十三与影六去寻药材?”
  “没错。”俞婉点头,“极寒之地的忘忧草,极炎之巅的硫火石。”
  燕九朝看向老崔头。
  老崔头会意,点头道:“这两样药材的确有解毒的功效。”
  可这么一来,影十三与影六都不在俞婉身边了,俞婉心思单纯,燕九朝刀口舔血了二十年,最晓人心难测,把他最信任的暗卫支走了,鬼知道这家人打的什么主意。
  可不去,这毒解不了。
  去了,又担心着了谁的道。
  燕九朝淡淡地说道:“天底下早无圣女,也无巫师,这点阿畏的家人没同你说吗?若是他们连这都不知情,关于他们口中的药引,我倒是要多几分怀疑了。”
  俞婉不以为意道:“老崔头不也说了这几样药引吗?”
  燕九朝道:“老崔头是在茶楼听到的,保不齐他们也是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俞婉哑然,这话有点儿没法子辩驳,她顿了顿,说道,“世上的事不是总有结果,但试试总没错,试都不试怎么能言放弃呢?”
  燕九朝定定地看向她:“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?”
  俞婉的眼神清澈如水:“有何不可?大不了也就是现在和一样。”
  燕九朝沉默(www.19mh.com)。
  俞婉绕到他身前,蹲下身来,仰头望着他:“你知道吗?当初我大伯的腿瘸了,没人信他能治好,他自己也不信,可我就是要给他治,结果你也看到了,他真的好了!还有你的毒咒,那时我其实连解毒的法子都不知,可我就是觉得能解,那不也是解了吗?这一次,我们连药引是什么都知道了,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找呢?”
  燕九朝轻叹一声:“你一直都这么固执的吗?”
  俞婉低下头,将脸蛋埋在他的手心:“是啊,我一直都这么固执,你后悔也晚了。”
  “谁说我后悔了?”燕九朝撇过脸,被她脸蛋压着的手心一片滚烫。
  俞婉抬起头来,眉眼弯弯地看着他:“那我当你答应了。”
  也罢,去了找不着,这丫头就该死心了。
  “我有个条件。”燕九朝说道。
  “你说。”俞婉睁大眸子看着他。
  “我和你同去。”燕九朝说。
  俞婉摇头:“那不行,舟车劳顿,太辛苦了你身子吃不消。”
  燕九朝道:“那你也别去。”
  俞婉正要张嘴。
  燕九朝接着道:“我是你相公,夫为妻纲,你得听我的。”
  这个没得商量,俞婉只得答应他一同前去,不过俞婉也提出路上的衣食住行得听她的,这是小事,燕九朝应下了。
  对老者而言,多个燕九朝也没关系,反正多出来的盘缠又不算他的。
  这件事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。
  俞婉找到阿爹阿娘,没说燕九朝中了毒他们是去寻解药,只道是燕城出了点岔子,他们得回燕王府一趟,阿畏的家人回乡祭祖,也往南走,索性一道上路。
  老崔头是偷偷带上的,他孤家寡人一个,往常为了采药也时常数月不归,没人怀疑他为何突然消失了。
  三个小黑蛋让俞婉留在莲花村了。
  临行前,俞婉与儿子告别:“爹娘要出去一趟,乖乖听姥爷姥姥的话,和阿畏好生习武知道吗?”
  三个小黑蛋抱住娘亲的脖子,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放开。
  “你好好看家,等我们到了族里会给你飞鸽传书,届时你把消息透露给她,她自会乖乖地跟你回去的。”老者严肃地吩咐完阿畏,其实阿畏留不留下没差,只要俞婉进了鬼族,那个女人无论如何都会找来的。
  但阿畏这小子太能闯祸了,坚决不能再让他坏事!
  老者与青岩、月钩二人毅然踏上了离村的马车。
  村学不能停,俞婉给白棠留了一封信,让她帮忙找个临时的夫子与账房先生。
  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,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村了。
  而月黑风高的夜里,阿畏也赶着马车出村了。
  想把他撇下?
  呵!
  他不会自己回去么?!
  他才不要留在这个鸡不下蛋鸟不拉屎的地方给三个小废柴做老师!
  他受够了!哼!
  三个小黑蛋跐溜跐溜地爬上马车,乖乖哒坐在凳凳上。
  阿畏掀开帘子放好干粮,三个小黑蛋太黑了,与夜色融为一体,阿畏愣是没看见。
  阿畏一鞭子挥下去,马车绝尘而去。
  阿畏心情大好,他终于摆脱那几个小混蛋啦,呜哈哈!
  ……
  八月,入秋后京城渐渐转凉,清河镇却依旧(www.hao8.net)炎如夏日。
  三辆马车停在一家年久失修的客栈前。
  马车的主人不是别人,正是不远千里跋涉而来的燕九朝与俞婉。
  他们一行人早在两日前便经过宛城进入了南疆境内,因无南疆的路引,不便走官道,于是改走小道耽搁了些时辰。
  清河镇是南疆的一处边陲小镇,贫瘠落后,官府管制不严,最适合没有路引的人借住。
  三辆马车,江海赶着的马车上坐着俞婉与燕九朝,青岩的马车上坐着紫苏与茯苓,月钩的马车断后,坐着老者与老崔头。
  燕世子不差钱,一路走来住的全是最奢华的店,奈何清河镇清贫,这间悦来客栈已是镇上最好的客栈,却依旧(www.hao8.net)是破破烂烂。
  燕九朝与俞婉下了马车。
  “我去问问有没有屋子。”紫苏进了客栈,走到柜台前,问正在打瞌睡的掌柜道,“有客房吗?我们要打尖。”
  掌柜一个小鸡啄米磕到桌子,瞬间被疼醒,揉了揉额头,望向紫苏道:“啥?”
  紫苏重复了一遍(www.biquwu.cn):“有没有客房?”
  没有他们就走了,赶了一整天的路,世子与世子妃都累坏了。
  掌柜瞟了紫苏一眼,紫苏衣着体面,举止不凡,头上还戴着银簪子……
  掌柜扯出一抹笑道:“要几间啦?”
  紫苏道:“四间房,三间上房,一间下房。”
  掌柜不耐地摆摆手:“什么上房下房?就两间了,爱住不住!”
  这一路走来,紫苏也算见惯了各种嘴脸,这种只做一次生意又不愁没客人上门的地方最是态度恶劣,她没说什么,出门禀报了俞婉:“夫人,只剩两间房了,估摸着也不是上房。”
  出门在外,为隐瞒身份,燕九朝是公子,俞婉是夫人,老者是管家,老崔头是家仆,青岩与月钩是侍卫,紫苏与茯苓依旧(www.hao8.net)是丫鬟。
  俞婉望了望渐渐暗沉的天色,道:“两间便两间罢,方才问了那么多客栈都是满的,下一家八成也是如此。”
  “好,我去订房。”紫苏拿上银子,找掌柜要了仅剩的两间房。
  这两间房还不在一处,中间隔了一屋。
  他们只住一晚,明早便启程。
  月钩与青岩帮着两个丫鬟把行李褥子枕头等搬下马车,燕世子即使出门在外,也要用最干净的东西。
  俞婉、燕九朝睡一屋,两个丫鬟打地铺,余下的男人挤一屋,也打了几个地铺。
  客栈的饭菜几乎不见油水,食材也不新鲜,旁人都能将就,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世子可不能,当然,也是俞婉舍不得委屈自家相公。
  俞婉给他把了脉,让他服下暂时压制毒性的药丸,说道:“我去买点吃的,你别乱走。”
  燕九朝冷冰冰地睨了她一眼:“俞阿婉,注意你说话的语气,本少主又不是个孩子!”
  俞婉宠溺一笑:“是是是,你不是孩子,你是我相公。”
  “哼!”燕九朝傲娇地撇过脸。
  俞婉拉过薄毯给他盖上。
  天热,他却有些畏寒。
  俞婉出了屋子。
  恰巧此时,一个身着青衣、戴着斗笠的和尚迎面走来。
  二人碰了个正着。
  俞婉往左,想要与他错开,哪知他也往了左。
  俞婉于是往右,不巧他也往了右。
  如此反复几次,均没能错开,二人同时顿住。
  这下,谁也不动了。
  俞婉等他动,他也在等俞婉动。
  俞婉深吸一口气。
  终于他先开口了:“夫人先请。”
  听声音,竟十分年轻。
  俞婉淡淡地颔了颔首,往左一步与他擦肩而过了。
  随后他进了夹在他们中间的那间客房。
  一点小插曲没影响到俞婉的心情,俞婉出客栈后便闻到了令人大快朵颐的香气,俞婉买了三十个葱油饼,三斤肘子肉,在京城,一个葱油饼有这儿的两个大,一份肘子肉有这儿的五碗多,又买了五笼白面馒头,十盒镇上的特色小吃。
  “送到悦来客栈。”俞婉付了一半的铜板,“剩下的,你们送到了再给。”
  随后俞婉又去买了点新鲜的果子,待她回到客栈时,先前的东西已经送到俞婉与燕九朝的客房了,紫苏把余下的账结了。
  味道还凑活,葱油饼有些腻了,肘子肉很香,馒头中规中矩,但蘸上大伯亲手做的酱菜,也算得上可口。
  众人吃晚饭,紫苏与茯苓将碗筷蒸笼撤下去,又给众人沏了一壶打少主府带来的茶叶。
  老者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,道:“青岩,把舆图拿来。”
  青岩自随行的包袱里取出一块羊皮卷,铺开后便是南疆的舆图,但这份舆图又与官方的舆图有所不同,官方上有些东西是不标的,譬如军机重地,又譬如未开发之地,然而这张羊皮卷上却地无巨细。
  俞婉再次对几人的身份有了一丝好奇。
  不过她没问。
  该她知道时她就会知道,否则人家撒谎她也不会知道。
  燕九朝漫不经心地坐在铺了虎(www.shuxie8.com)皮的官帽椅上,揉着一只懒洋洋的小雪狐,掉了漆的旧(www.hao8.net)椅子愣是让他坐出了一股龙椅的霸气。
  老者指了指舆图上的一处:“我们接下来要去西城,在那里为你们几个办路引,之后就算是正式进入南诏了。”
  南疆地域广袤,最大的国是南诏,但也有不少分散的小族小部落,譬如他们所在的清河镇就隶属一个叫瓜阗的小族,但因它早臣服南诏,其实也算南诏的国土,只是在这里办不了南诏的路引,所以不少人仍将西城看作是南诏真正的边界。
  “我们需要的四样东西都在南诏吗?”俞婉问。
  “火灵芝与雪蟾蜍在南诏。”
  这是真话。
  “圣女血与巫师泪暂时还不清楚。”
  这也是真话。
  不过很快,这一句就会变成在鬼族,当然那是在得到火灵芝与雪蟾蜍后。
  为取得俞婉的信任,老者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地在为燕九朝寻药材。
  老者又道:“西城距离清河镇足足百里,我们最好能在天黑请赶到,今晚都不要忙活了,早点歇息,明日早些上路。”
  咔!
  走道外传来一声枯叶被踩碎的声音,寻常人听不出来,屋子里却全是高手,江海与青岩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不屑地笑了。
  尔等小喽啰,也敢捋虎(www.shuxie8.com)须尔。
  入夜后,几人分别在各自的屋子歇下了。
  “被子是咱们自己的,干净的。”俞婉小声说着,将棉被盖在燕九朝的身上,顺势把手臂搭在他的腰上。
  燕九朝深吸一口气:“俞阿婉!”
  俞婉:“睡觉。”
  燕九朝看着那只紧紧搂住自己的手臂,无可奈何地闭上眼睡了。
  紫苏与茯苓睡在地铺上,小雪狐用小尾巴罩住自己,团在燕九朝的枕头上。
  夜半时分,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徐徐传来。
  小雪狐嗖地竖起耳朵,睁大一双亮晶晶的眸子。
  只见窗户纸上映过来两道人影。
  小雪狐跐溜蹦过去,停在窗前的桌子上,窗户纸被戳了一个洞,一截小竹管伸了进来。
  小雪狐古怪地看了看竹管,拿小爪爪一堵。
  正对竹管吹起的小二一下没吹动,下意识地倒抽了一口,咚的一声撞在窗子上!
  动静太大,想糊弄过去也不成了,二人索性破罐子破摔,一把推开窗子,打算自窗台上跳进来。
  他们早已摸清了,一行人中做主的是这对小俩口,屋子里四人,三个都是女人,不足为惧,唯一的男主人还是个病秧子,也不会是他俩的对手。
  只要他俩控制住了他们,就拿捏住了另一间客房的所有人。
  理想是美好的,可惜他们低估了屋中人的实力。
  小雪狐一爪爪挠过去,将其中一名小二拍飞了。
  茯苓也醒了。
  走过去抓住另一名小二的领子,啪的一声怼到墙壁上!
  “啊!”紫苏吓得惊叫。
  巨大的动静把客人们全都惊醒了,然而没人敢出来看热闹,客栈的打手们拎着木棍冲了过来,略略一数,竟有二十人之多。
  江海与青岩夺门而出。
  早在他们商议明日的计划时便知道有人在听他们的墙角,这一路他们可不低调,早不知引来多少波图谋不轨的小贼了,区区一家黑店罢了,他们还没放在眼里。
  果不其然,一眨眼的功夫,打手们便被教训得稀里哗啦,遍(www.biquwu.cn)体鳞伤地跪在地上求饶。
  “大侠饶命……大侠饶命……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……小的们让猪油蒙了心……还望二位大侠高抬贵手……绕过小的们一次吧……小的们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  领头的打手重重磕头。
  手下们纷纷效仿,也一个接一个地磕起头来。
  俗话说得好,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,他们开黑店这么多年,早不知干了多少票,结果却栽在一伙没有路引的人手里……
  客人们这下有胆子出来看热闹了。
  其实小买卖黑店是瞧不上的,至多漫天喊价收些银子罢了,也就是燕九朝一行人看着便像冤大头,他们才起了劫财的心思,只是没料到对方都是硬茬,连个五大三粗的丫鬟都这么能打。
  “公子,夫人。”江海请两位主子示下。
  燕九朝哼了哼。
  俞婉道:“让他们把银子交出来,一个铜板也不许留,留一个,剁一只手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